• 乌鲁木齐市天山区设红榜黑榜 每月考核辖区卫生 2019-05-14
  • 广州旅游为何爆发出强大且持续的吸引力 2019-05-14
  • “妖”墨奇妙夜 贝利“乌鸦嘴” 2019-05-13
  • 百姓故事“触摸山城温情 讲述百姓故事”——华龙网 2019-05-10
  • 贵州日报报业集团总编辑万群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-05-03
  • 在贯彻新发展理念上再用力 2019-05-03
  • 海口市召开加快推进12345热线大数据平台资源整合项目编制可行性研究报告工作座谈会 2019-05-02
  • 韩国1500吨级舰艇疑似发生爆炸 一人重伤 2019-05-02
  • 讴歌新时代 讴歌新西藏——国家艺术基金2017年度传播交流推广项目民族音乐会《西藏春天》巡演启动 2019-04-29
  • 沈梦辰生日发惊艳大片为自己庆生 杜海涛称其“小乖乖”送生日祝福 2019-04-29
  • 【专题】书记、市长去哪儿 2019-04-29
  • 蔡英文对台湾"贡献"大?台政客她爱给大家讲笑话 2019-04-21
  •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 2019-04-21
  • 【90期】裴勇:致敬太虚大师!真心不坏 潮音永亮 2019-04-09
  • 湖北黄石法院凭什么跨三省去撤销佛山海关已生效的行政案?(原创首发) 2019-04-09
  •     孟老夫人少见的露出些温情,拽住她的手缓缓摇头:“你早年丧父,中途丧母,你母亲临终之前把你托付给我,若不是因为王氏不贤惠善妒,你早就进了我们家的门......现在你若是回去了,又能去哪里?”

        许娉婷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往下掉:“总归是我命苦罢了,姨母.....”她见孟老夫人看过来,心里漏跳了一拍,却还是强自支撑着摇了摇头:“我不愿意插进表哥和嫂嫂之间,我虽然失了父母,可是却也是有廉耻的,您若是真的疼我,还求您把我送回老家去......”

        孟老夫人不肯,嗤笑了一声就说:“好了,你们小孩子家的,哪里知道长久过日子靠的是什么,靠那点子学问,以为自己是才女便能红袖添香了?真是笑话,男人哪里有长情的,还不是见一个爱一个,真正想要拉拢他,靠的是贤惠!等这次的事完了,我便让她松口,纳你进门做个贵妾,你跟你表哥自小青梅竹马,两人之间难道还比不过那个外人?”

        已经替孟符生儿育女险些丢了性命,可是孟老夫人却还是说王嫱是个外人,许娉婷的眼泪含在眼眶里,露出一点惊恐。

        那头的王嫱也正好提起他的这个表妹:“这次的事没什么好说,我知道你担心事情闹出去不好看,影响了你的官声,我也不愿意将事情闹开,让人以为我爹瞎了眼看上你们家这户人家坑了女儿......”

        她心灰意冷,有些晕眩的拽住手边的椅子把手,面色苍白却神情坚定:“孔雀东南飞里头,刘兰芝对焦仲卿说的那番话,我不知你还记不记得......”

        孟符当然记得,那时候他还是探花郎,风光无限,王家露出要结亲的口风,他也曾犹豫过,可是在一次花会上见了王嫱,便一见钟情,上门提亲。

        定了亲事之后,她们一起看过一场戏,是孔雀东南飞。

        那时候刘兰芝受了焦母的气,回去对焦仲卿抱怨:侍奉公婆勤作息,我是进退应答不敢差。才貌丑,妆奁坏,当初何必遣媒妁?纵然我德言容工尽丧亡,也未曾把你焦氏门风败。成婚三年无生养,这早晚供养恩也大......

        王嫱冷笑了一声,看他神色越发苍白:“那时候你告诉我,你母亲通情达理,绝不会是这种恶毒婆婆......那时候你也曾说,你不会是焦仲卿......是,你们只不过比她们还要恶劣?!?br />
        事到如今,再没有什么好忌讳的,王嫱冷笑:“虎毒尚且不食子,朱姑娘骂你们半点错都没有,你们就是猪狗不如。我跟你已经没有什么话可说了......”

        孟符面色难看,抓住她的手半响才摇了摇头:“阿嫱......我母亲她不容易......”

        又是老一套的话,王嫱真的已经都听腻了,她甩开孟符的手站起来:“是,她不容易,那我容不容易?!我昨天生孩子要死了的时候,娴姐儿吓得直哭的时候,你们在哪里?你有没有想过我也不容易?我成天要对着刻薄的婆母,要担心娴姐儿的病,要主持中馈管你们孟家的一摊子破事,怀着身孕还不能放松,你娘有没有想过我不容易?!”

        她忍不住哽咽:“孟符,人不能只把自己当人......你们太自私了......”

        孟符说不出话来,几年的夫妻,彼此之间口出恶言把话说绝,他实在是不愿意让事情发展成这样:“以后我会跟她说,这次的事,只要你跟她老人家道个歉......”

        王嫱的哭声戛然而止,一滴泪落在手背上只觉得险些将自己灼伤,她哈了一声,实在忍不住,竟然忽而笑了。

        “道歉?她害了我的女儿,昨天从庙里把我赶走差点让我一尸两命,你让我去跟她道歉?!”王嫱怒不可遏:“孟符,你是不是读书读的太多,把脑子都给读坏了?!”

        这世上最可笑的事情莫过于这个了,你几乎恨不得要吃她们的血喝她们的肉,他们却还高高在上的在等待你低头,觉得你永远该无条件的服从和退让。

        王嫱冷然笑了一声:“你听清楚了,我已经让人去找我父亲......你最好是能跟我好聚好散,若是实在不能,我也不介意让你和你娘身败名裂!”

        她有这个资本。

        如果不是顾忌王家和她子女的名声,想跟孟家谈判带走儿女,她早已经跟他们玉石俱焚了。

        孟符有些错愕,在确定王嫱是说真的之后,面色就变得更差:“她已经老了,几十年都是这样的脾气,怎么能改得了?我是她生的,她辛辛苦苦养我长大,难道我能杀了她吗?!既然不能改变,我们做小辈的,忍一忍也就过去了......”

        王嫱耐心耗尽,一个字都不想再多说,站了起来拉开门便要走,孟符没见过她这个模样,有几分心慌的来拉她,正好两人纠缠之际,王妈妈急急忙忙的跑过来了,看了看往前又看看孟符,犹豫了片刻才说:“老爷,夫人,老夫人要把朱姑娘抓起来......”

        王嫱睁大眼睛,用力甩脱孟符的手便跟着王妈妈往外走,一面还不忘记吩咐:“吩咐下去,以后老夫人要指使人,就用孟家的人,身契在我们手里的,让她们都自己掂量掂量?!?br />
        孟家根基浅,孟老夫人又不事生产,不懂生财,孟家的下人有些是这些年写了投靠文书来的,有些是买来的,可是大部分还是王嫱自己的陪房。

        王妈妈听出她话里的意思,见她已经下定了决心就急忙点头,正要走,王嫱便出声喊住她:“另外,让人去青州报个信,说我要去叔母家里小住一阵?!?br />
        王太傅的弟弟正任青州知府,离庆州府也就是三天的路程。

        这是彻底下定了决心要跟孟家摊牌了,王妈妈知道王嫱在王家也素来受宠爱,也不敢说劝和的话,转身便往外走,才刚出了二门,就看见外头有下人领着一个面生的打扮得富贵的夫人进来了。

        那妇人还正叹气:“这丫头真是疯魔了.....”

        是朱家的人啊,她站住了脚。
  • 乌鲁木齐市天山区设红榜黑榜 每月考核辖区卫生 2019-05-14
  • 广州旅游为何爆发出强大且持续的吸引力 2019-05-14
  • “妖”墨奇妙夜 贝利“乌鸦嘴” 2019-05-13
  • 百姓故事“触摸山城温情 讲述百姓故事”——华龙网 2019-05-10
  • 贵州日报报业集团总编辑万群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-05-03
  • 在贯彻新发展理念上再用力 2019-05-03
  • 海口市召开加快推进12345热线大数据平台资源整合项目编制可行性研究报告工作座谈会 2019-05-02
  • 韩国1500吨级舰艇疑似发生爆炸 一人重伤 2019-05-02
  • 讴歌新时代 讴歌新西藏——国家艺术基金2017年度传播交流推广项目民族音乐会《西藏春天》巡演启动 2019-04-29
  • 沈梦辰生日发惊艳大片为自己庆生 杜海涛称其“小乖乖”送生日祝福 2019-04-29
  • 【专题】书记、市长去哪儿 2019-04-29
  • 蔡英文对台湾"贡献"大?台政客她爱给大家讲笑话 2019-04-21
  •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 2019-04-21
  • 【90期】裴勇:致敬太虚大师!真心不坏 潮音永亮 2019-04-09
  • 湖北黄石法院凭什么跨三省去撤销佛山海关已生效的行政案?(原创首发) 2019-04-0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