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蔡英文对台湾"贡献"大?台政客她爱给大家讲笑话 2019-04-21
  •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 2019-04-21
  • 【90期】裴勇:致敬太虚大师!真心不坏 潮音永亮 2019-04-09
  • 湖北黄石法院凭什么跨三省去撤销佛山海关已生效的行政案?(原创首发) 2019-04-09
  • 牢记嘱托 创新实干 全面开创新时代现代化强省建设新局面——访山东省委副书记、省长龚正 2019-03-22
  • 2018清华五道口金融论坛 2019-03-19
  • 2015环球企业领袖北京圆桌会 2019-03-17
  • 尽管过去计划经济时,由于局限性,工作上有过失误,有过短缺,但没有浪费。不存在笑博士说的做出来的东西无人用的问题。何况那时,主要还是通过人工作的计划。在今天,高科 2019-03-07
  • 蓟县上仓中学异味跑道已停用 将行检测确保安全 2019-03-07
  • 钱江晚报:追查作弊器材“产业链”,不能只顺藤摸瓜 2019-02-17
  • 潇湘玉竹版主下午好! 2019-02-17
  •     苏酒用宽袖掩住嘴,小口小口地吃掉桃花酥,鹿眼清澈:

        “皇上待你这么好,你真的要弑君吗?你曾说世上待你好的人只有三个,现在多了一个,难道你不开心?”

        萧廷琛把剩下那枚桃花酥叼在嘴里。

        大掌扣住苏酒的脑袋,他偏过头,吻向少女的唇瓣。

        “萧廷——”

        少女来不及说拒绝,就被霸道强吻。

        软软糯糯的桃花酥在两人唇齿间融化,甜而不腻,连他们的吻都有了桃花的清香味。

        萧廷琛松开嘴,笑容玩味,“苏小酒,皇帝和你无亲无故,这么护着他做什么?甚至,还想方设法地为他说好话?!?br />
        苏酒抓了抓裙摆。

        她并不是想护着皇帝,而是想护着他。

        不想他背负弑君的骂名,不想他被千夫所指,不想他遗臭万年……

        然而这些隐秘又难为情的少女心事,要如何向他诉说呢?

        如果被他知道这些小心思,他的尾巴一定会翘到天上,今后还不知道要怎么笑话欺负自己。

        苏酒纠结半晌,温柔又别扭地抱住他,“我只是,希望这世上多一些人对你好?!?br />
        少女娇娇软软。

        萧廷琛被她抱着,心都要化了。

        他低头亲了亲苏酒的额头,难得宠溺,“那就不杀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苏酒难为情地钻进他怀里。

        萧廷琛摸着她的脑袋,在她看不见的地方,宠溺的表情逐渐化作深邃阴狠。

        帝后明面上相敬如宾,却只有他知道,皇帝有多么厌恶赵皇后,又有多么厌恶太子。

        既然赵皇后对他下手,那么留着皇帝也好。

        总归,皇帝才是对付赵家最有力的人。

        皇家猎场的狩猎还在继续。

        因为萧镜贞的死,萧尚书一家则要先行回京安葬。

        萧廷琛骑马带着苏酒来到高山之巅。

        少女放眼望去,远处云海缥缈,景致开阔。

        她好奇,“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?看景?”

        “确实是看景?!毕敉㈣∽谒澈?,双手穿过她的细腰握住缰绳,“往下面看?!?br />
        苏酒望去,下方十丈远的地方是一条山壁小路,非常狭窄,只能容下两辆马车并驾齐驱。

        她记得这里。

        这是从长安去猎场营地的必经之路。

        正观察着,忽然听到车轱辘声。

        山路尽头,两辆马车一前一后行驶过来。

        苏酒:“是尚书府的马车……你在他们车上做了手脚?”

        萧廷琛微笑,“知我者,莫若苏小酒?!?br />
        两辆马车不疾不徐地行驶着,进入视野之后,拉车的骏马忽然暴躁长嘶!

        它扬起四蹄,发疯般乱窜!

        车夫架不住它,就算用鞭子也不能叫它恢复平静。

        车中惊叫声迭起,赵氏慌张地探出头,“出什么事了?”

        “老夫人!这马,这马有问题!”

        车夫惊慌失措,那匹马越发暴躁,竟然在狭窄的山路上横冲直撞,惹的前面一辆马车也跟着混乱起来。

        萧秉文年纪大了,没来参加春猎。

        前面马车坐着的是萧瑞。

        他正用手凌辱戏弄婢女,被颠簸的马车打搅,忍不住探出脑袋咒骂,在瞧见现状时,所有骂声都被吞进了肚,只剩呆若木鸡的惊恐。

        因为两辆马车都挤在悬崖边!

        眼见着就要被疯马带进悬崖!

        千钧一发的混乱里,赵氏若有所感般抬头。

        看见萧廷琛和苏酒,她瞬间变了脸色,“是你们——”

        苏酒笑容浅浅,“尚书夫人,一路走好?!?br />
        两辆马车在悬崖边摇摇欲坠。

        下一瞬,相继坠崖!

        赵氏和萧瑞的尖叫和咒骂声,随着他们坠崖而逐渐变小。

        直到彻底消失。

        萧廷琛摩挲了下苏酒的细腰,“我在那两匹马的草料里,添了些东西……苏小酒,这才叫杀人不见血,任谁也查不到我头上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厉害咯!”

        少女酒窝深深。

        萧廷琛大笑着勒转马,往密林深处驰去,“走,带你去打猎!”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春猎在两天后结束。

        苏酒刚回到雍王府,府里就来了位不速之客。

        她踏进厅堂,元拂雪端坐在大椅上,正悠闲喝茶。

        身后站着两个虎背熊腰的婢女,一看就不是善茬。

        苏酒:“元郡主?”

        元拂雪放下茶盏,眉头一挑,“皇上有旨,让本郡主住在雍王府养伤,还让雍王教本郡主骑射功夫。苏侧妃向来端庄温婉,想来不会有怨言,更不会吃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自然不会?!彼站圃缰浪崂?,所以并不意外,“白露,把明珠苑收拾出来,供元郡主住?!?br />
        元拂雪这趟前来,是打定主意要接近萧廷琛,最好能够拿到他的罪证。

        因此她嫌弃道:“本郡主才不住明珠苑!本郡主认为这里就不错,你替我收拾间厢房?!?br />
        这里是雍王府的主院,离萧廷琛的书房很近,比明珠苑好。

        苏酒淡淡道:“白露?!?br />
        白露福了福身,立即去准备厢房。

        元拂雪又道:“对了,你不必给我准备寝具。我自幼娇养长大,寝具那些东西,用的一向是最好的,毕竟,寻常缎面稍微粗糙或者有线头,都会伤了我的肌肤。所以我从不用别人提供的寝具,走到哪里都是自己带一套?!?br />
        苏酒正喝茶呢,闻言差点呛住。

        元拂雪是把自己当成什么了?

        皮肤得娇嫩成什么样,才会连线头都无法容忍?

        她拿帕子揩了揩唇角,满脸一言难尽,“都依你?!?br />
        元拂雪骄矜地抬起下颌,又把自己一日三餐的标准说了一遍。

        苏酒沉默。

        听闻西北凉州物资匮乏,可听元拂雪报的那些菜名,却分明穷奢极欲,吃的比皇帝都好。

        这哪儿是到府里来养病的客人,分明是住进了一尊大佛。

        元拂雪瞧见苏酒脸色不善,不觉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,“这是我的最低标准,别说你们雍王府养不起。对了,皇上似乎想撮合我和雍王成婚,苏酒,你最好待我好点儿,否则将来我成了你的主母,可有你受的!”

        她走后,霜降不忿:“呸,什么东西!也不照照镜子看自己长什么样,也敢跟我们小姐相提并论?!小姐,咱们找机会把她撵出去!”

        ,

        三章┗|`O′|┛嗷
  • 蔡英文对台湾"贡献"大?台政客她爱给大家讲笑话 2019-04-21
  •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 2019-04-21
  • 【90期】裴勇:致敬太虚大师!真心不坏 潮音永亮 2019-04-09
  • 湖北黄石法院凭什么跨三省去撤销佛山海关已生效的行政案?(原创首发) 2019-04-09
  • 牢记嘱托 创新实干 全面开创新时代现代化强省建设新局面——访山东省委副书记、省长龚正 2019-03-22
  • 2018清华五道口金融论坛 2019-03-19
  • 2015环球企业领袖北京圆桌会 2019-03-17
  • 尽管过去计划经济时,由于局限性,工作上有过失误,有过短缺,但没有浪费。不存在笑博士说的做出来的东西无人用的问题。何况那时,主要还是通过人工作的计划。在今天,高科 2019-03-07
  • 蓟县上仓中学异味跑道已停用 将行检测确保安全 2019-03-07
  • 钱江晚报:追查作弊器材“产业链”,不能只顺藤摸瓜 2019-02-17
  • 潇湘玉竹版主下午好! 2019-02-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