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万茜谈新剧角色:从平凡中蜕变历程最打动人 2019-06-20
  • 贵州宣讲十九大:干部争当宣讲员 群众心窝暖洋洋 2019-06-19
  • 电动汽车消费仍需摆脱“里程焦虑” 2019-06-19
  • 重庆军民融合协同创新研究院瞄准产业共性关键技术 今年将新增3个专业研究院 2019-06-16
  • 2012年环球时报总评榜获奖代表领奖 2019-06-13
  • 用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指导改革发展实践(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) 2019-05-29
  • 夏天一个动作可能令心脑血管瞬间崩溃 2019-05-28
  • 【大考2018】2018高考首日众生相(组图) 2019-05-28
  • 【STN选题会20】任天堂变坏了,NS上架一款恋爱模拟游戏 2019-05-27
  • 私扫码付不加控制党政和人行国有银行国有企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 2019-05-27
  • 小长假 新疆接待游客353.6万人次 2019-05-25
  • 随笔:“欧洲国足”,你快乐吗?快乐就完事了 2019-05-23
  • 乌鲁木齐市天山区设红榜黑榜 每月考核辖区卫生 2019-05-14
  • 广州旅游为何爆发出强大且持续的吸引力 2019-05-14
  • “妖”墨奇妙夜 贝利“乌鸦嘴” 2019-05-13
  • 贵州十一选五预测 > 穿越小说 > 扛着ak闯大明 > 第499章 又起流匪(二合一)
        “张某拜见王爷,许久不见,王爷的圣眷愈发的昌隆了?!闭盆鹾杞バ欣?,赶紧起身行礼。

        才一年不到,从侯爵晋级为郡王本就前无古人,再加上家主此番的叮嘱,不由得张瑾不慎重。

        “哈哈!勉强混日子而已,跟你家老爷的逍??旎钕啾?,本王差得远呢!哦对了,如果本王没记错的话,你是叫刘瑾吧?”

        刘鸿渐看着这人眼熟,但上次见面已经过去半年多记不清了,因为觉得刘瑾很耳熟便脱口而出,谁知道刚说完面前这中年人脸色就变了。

        “鄙人姓张,名叫张瑾!”张瑾压住心里的郁闷沉声道。

        什么刘瑾?上次就认错,这次怎的还能认错?老子长得就那么像那个祸国殃民的死太监吗?

        身为郑府的座上宾,便是大明的伯爵、侯爵如果敢这般跟他说话,他都能让这人吃不了兜着走,在福jina,郑家就是王。

        可这是京城,面前之人他惹不起。

        “哦,本王记性一向不好,张老兄莫在意,此番你家老爷派你自福jian而来,所为何事?”刘鸿渐坐在主位上,两个仆人分别给二人看茶。

        “回王爷,那叛贼徐允祯一家意欲经福建逃往海外,恰好被我家老爷碰上,此贼出四十万两银票,意欲请我家老爷着人护送其逃亡。

        但我家老爷世受皇恩,自不肯做这等不仁不义之事,是以命在下连人带财物一并送往了京城。

        我家老爷还再三交代,若到了京城一定要拜访王爷您,以示通家之好?!闭盆杂锲骄?,似乎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。

        “本王还倒是南安伯看了本王写的信才幡然悔悟,原来是感念皇恩啊,倒是本王小觑你家老爷了?!绷鹾杞ス笆直泶锴敢?,但脸上却满是轻蔑。

        通家之好?谁特么跟你老郑通家之好?

        明明是被本王找到了软肋不敢不从,还偏要说的这般冠冕堂皇,你老郑的脸皮厚度都能赶上京城的城墙了。

        “在下听大公子说,在南jing时大公子曾与王爷您相谈甚欢,大公子还赞叹王爷有经天纬地……”张瑾怎么听不出刘鸿渐的嘲讽,但他也不知那封信究竟写的什么,只能继续套着近乎。

        “少说这些没用的废话,本王很忙,你家老爷让你来找本王作甚?可有运粮食过来?”刘鸿渐哪里有空跟这厮打太极。

        如今北方大旱,并且比预料中的更严重,四处皆缺米粮,江南的稻米根本供应不上,昨日首辅李邦华还跟他嘀咕这事儿。

        “这……不瞒王爷,如今南洋也不太平,荷兰人和弗朗机人霸占了暹罗、苏禄,致使郑家在那边的生意受损,粮米产量也大幅下滑?!闭盆斫馐偷?。

        “也就是说没有运粮来?”刘鸿渐瞪了一眼张瑾,心知这厮没说实话。

        二人又聊了两句,张瑾掏出一封鼓鼓囊囊的信封,言明是郑家的一点心意。

        得,搞了半晌是来送银子贿赂他的,刘鸿渐心中冷笑。

        也是,郑家能否安安稳稳的在福jian发大财,他的态度至关重要。

        刘鸿渐接过大致看了一眼,这老郑也真是舍得下本,一次便出了六十万两。

        并且这张瑾还声明,只要郑家长存,每年都会送来至少这个数字的银两,为了让刘鸿渐放心,还专门说这是郑森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刘鸿渐打了个哈哈便笑纳了,不收白不收,不到万不得已,现在还不是与郑家闹翻的时候。

        大明需要时间,小郑也需要时间。

        张瑾走后,刘鸿渐不敢耽搁,当即去了一趟皇宫,把银票往崇祯的桌案上一摆,直接把郑芝龙的龌龊事摆到了台面上。

        虽然他深受崇祯信任,但什么银子能收、什么银子不能收他还是分得清楚的。

        这事儿跟崇祯说了就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儿,若是不说,真待别有用心之人捅到崇祯这儿,依崇祯大叔的性子,谁知道会如何想。

        “呵呵,佑明倒是有心,只不过这银子既然是那郑芝龙送与你的,你收下便是,朕,不缺银子?!背珈跣那椴淮?,一来对于这臣子的坦诚开心,二来他这话说的也理直气壮。

        事实上早在昨日郑家献俘时,崇祯便召见了郑家的人,郑家人直接献了白银一百八十万两,银子都已经入库了。

        经刘鸿渐带兵下南方,前前后后死了上万卫所兵、数千勋戚家仆,外加上有刘鸿渐的威胁,老郑心里也忐忑。

        大明水师是不行,但他郑家陆军也不行,真要是被朝廷驱逐,那是老郑不想看到的。

        “嘿嘿,那臣就却之不恭了?!背珈跄训么蠓揭换?,刘鸿渐当然也不会矫情。

        “佑明,水师之事看来得抓点紧了,朕听闻天jin那新建成的宝船厂已经在开始打造战船?”半年多来的经历,使崇祯少有的开始关心起水师来。

        “是啊皇上,这还多亏了工部的大力支持,从南方调集来大部老船匠,如今天jin宝船厂同时建造着四艘主力战船,其排水量与郑家的主力战船相当。

        而且军械所打造的加农炮火力比之原有的弗朗机炮射程更远,臣最近还在与军械所研究,想在这战船周身贴附一层钢板,制成铁甲战舰。

        若此举能成,咱们大明水师的底子就出来了?!彼灯鹚?,刘鸿渐少有的认真。

        一年多来的南征北战并未让刘鸿渐有多么兴奋,大多数时候都是被动的不得不打。

        可是面对海洋,刘鸿渐眼中都能燃起火花儿来。

        “嗯,此事交给你朕放心,需要什么原料且与户部工部知会,有什么难处,跟朕说?!背珈醪欢?,更别提水师。

        “此是何物?”崇祯指着桌案上的一个木盒道。

        刚才刘鸿渐入殿时,除却带来了郑家的贿银外,还提着一方木盒。

        “这是臣给皇上带来的礼物,是咱的玻璃工坊研制出的新玩意儿,皇上肯定会喜欢的,你看!”

        刘鸿渐放下水师之事,打开了木盒,从中取过一副老花镜递给崇祯。

        老花镜镜片两边用白银固定,眼镜腿儿则是用上好的金丝楠木,木工雕琢的细致,甚至镜片两边的镀银上还描了花边。

        由于不知道崇祯远视多少度,此番带来的十副眼镜度数各不相同。

        崇祯还是第一次见这玩意儿,疑惑的拿在手里反复观摩不知是干嘛用的。

        刘鸿渐笑而不语,起身走到崇祯身后亲手把眼镜架到了崇祯的鼻梁上。

        “呀——”崇祯睁开眼吓的一哆嗦。

        乾清宫大殿虽然已经全部换成了玻璃,但到底是没有日光光线好,平日里崇祯批阅奏疏都必须先冲着光,把奏疏放老远才能看清朝臣们写的小楷。

        但如今戴上了这古怪的小东西,看东西竟然变得从未有过的清晰,崇祯还以为见了鬼,他连刘鸿渐下巴冒出的青色胡茬都看了个清楚,不由吓了一跳。

        刘鸿渐见崇祯大叔的窘态也是噗嗤一笑,然后给他解释了这眼镜的用途,崇祯得了这神物心里喜的没边儿,以后批阅奏疏再也不用那般费劲了。

        他总共拿来十副眼镜,本来还想着给大叔选一副用,其余的让大叔赐给朝臣,也好给他的新产品打打广告,可崇祯哪里肯应,直接把十副眼镜全部收入囊中。

        一边让王二喜把眼睛送入内帑库房,一边还信誓旦旦的说着自己的理由。

        万一坏了怎么办?

        这时的工艺水平有限,从镜片打磨到镜框、镜架的雕琢,全部是手工制作,产量极低,单单是镜片打磨都要耗费极大的功夫。

        崇祯说的倒也在理,这时的镜片质量也不如后世,这玩意儿掉到青石地面上一准儿得坏。

        刘鸿渐没法子,只得决定回去再让匠人们打造一些,好送给朝臣以作宣传。

        “佑明,有一事朕前后思量估计还得让你去办?!背珈趵至艘换岫蜒劬等∠吕捶诺搅俗腊干?,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难事。

        但大明前前后后仿佛都只有刘鸿渐一人在真忙活,崇祯自己都感觉有点对不住这小子,毕竟依他对刘鸿渐的了解,若不是他逼着刘鸿渐去忙活,估计这小子不知在哪逍??旎?。

        “皇上有事直说便是,臣身为臣子,自当为您解忧?!绷鹾杞ヒ膊缓?,现在南方北方皆太平,朝廷又有了银子,还能有啥事?

        有啥事是银子解决不了的吗?

        答案是,还真有。

        “北方持续干旱,自上月蝗灾起如今已经蔓延到了山dong,江南的米粮告急暂时无法运抵北方。

        山xi、河nan二地还好,水渠已经通上了水,虽然这季冬麦是赶不上了,但至少河nan还有山xi的土豆、红薯支援,可山东……”崇祯说到此微微叹了口气。

        真不知是苍天故意惩罚大明,还是故意惩罚他。

        在位十八年,北方没有一年不闹灾的,旱灾闹完闹蝗灾、蝗灾闹完又来鼠疫,鼠疫才倒过去,竟又来了旱灾。

        “如今山dong饿殍满地,流民响马四起,竟又有燎原之势,朕本欲出京营之兵剿匪,但又担心京营兵杀伐气过重,又入往年般贼匪越剿越多,以至民不聊生?!?br />
        崇祯这几年算是怕了这些流民,在为十八年,至少有十五年在剿匪,剿来剿去,越剿越多。

        十几年来秦兵、天雄军、关宁军,什么狠人都干过这差事,没有一个干成的,崇祯想来想去,这事儿还得指望刘鸿渐。

        “山dong自来多响马,唉,都是土地兼并惹的祸呀皇上!”前半句刘鸿渐的是实话,但又有些言不由衷。

        他心中明白,并非山dong百姓匪性重,有吃的有喝的,谁喜欢干那把脑袋别裤腰带上的勾当?

        大明缺战马而出马政,自成祖时期山dong便是马政的主要区域,家家为朝廷养马,可人都吃不饱,马又怎么能养好。

        朝廷越罚,底下百姓就越怨声载道,人都要饿死了,干脆便去做了响马山贼,反正家家都有马,来去如风之下,朝廷那些卫所兵还真没办法。

        上百年来一直都这么闹腾着过来,只是朝廷没作为,山dong百姓依然是吃不饱穿不暖。

        才倒是南北动乱平定,本来还想着大伙儿都能安生着过日子,可一场大旱外加蝗灾却是又让山dong百姓走了老路。

        “朕已经下令着户部优先丈量河nan、山dong的田亩,尽快将重新分配给两地的百姓,只是如今却是远水解不了近渴。

        户部报,江南最快的一批米粮,也要到一个月后方能运抵山东,朕希望佑明你先去山东稳定住局势,万不可再落入前几年的境地?!?br />
        崇祯眉头都皱成了一团,百姓们受饿,他自己心里也难受得紧。

        “山dong无粮,朝廷亦无粮,臣就算去了又能作甚?去杀那些没粮食吃的所谓贼匪吗?”刘鸿渐虽知崇祯心里难处,但他自己心里也很抵触。

        都是些穷苦的要饿死的百姓,在饿死和抢夺食物面前,又有几人会选择饿死,可只凭这些,就要去杀了他们吗?

        谁都有活着的权力呀!

        崇祯无言,他知道这确实不是什么好差事。

        亲兵、天雄军、关宁军在关外名声赫赫,可到了内地剿匪,到现在各地还传着这些军队的坏话,百姓不管你多么牛逼,你去杀人家,就没人念你的好。

        “如果皇上准允臣就地征集米粮救济百姓,臣便去?!绷鹾杞ブ莱珈跻彩敲涣朔ㄗ硬趴苏饪?,只得开了个条件。

        贼匪不会去抢穷人,百姓本来就没什么家产,据他所知,这些响马贼皆是打的劫富济贫的口号,而且也确实是这么做的。

        舍小家为大家而已,贼匪做得,他刘鸿渐更做得,唯一的信条只有一个,为生民立命总是没有错的,即便背负一时骂名,总有一日终会名扬乡里。

  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崇祯一时语塞,他哪里还不知刘鸿渐打的什么主意,自己这位肱骨,是想把劫富济贫的套路发扬光大呀。

        山xi时是如此、陕xi时亦是如此,就连最近打压勋贵也是如此。

        “唉,你看着办吧!”崇祯没同意,但也没拒绝。

        这事儿说到底不怎么光彩,勋戚还好说,毕竟算是他的家事儿。

        可山dong的士绅地主没惹朝廷呀,朝廷要收回土地,人家也没反抗,再说崇祯自己也说了,凡是交出土地者,以往过错既往不咎。

        现在,怎么又要拿人开刀?朝廷的信誉呢?

        “如此,那臣便跑一趟吧?!绷鹾杞ノ弈沃坏糜ο麓耸?。

        唉,本来说好要在家好生陪陪老婆孩子,刘鸿渐出了皇宫慨叹一声,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呀!

        
  • 万茜谈新剧角色:从平凡中蜕变历程最打动人 2019-06-20
  • 贵州宣讲十九大:干部争当宣讲员 群众心窝暖洋洋 2019-06-19
  • 电动汽车消费仍需摆脱“里程焦虑” 2019-06-19
  • 重庆军民融合协同创新研究院瞄准产业共性关键技术 今年将新增3个专业研究院 2019-06-16
  • 2012年环球时报总评榜获奖代表领奖 2019-06-13
  • 用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指导改革发展实践(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) 2019-05-29
  • 夏天一个动作可能令心脑血管瞬间崩溃 2019-05-28
  • 【大考2018】2018高考首日众生相(组图) 2019-05-28
  • 【STN选题会20】任天堂变坏了,NS上架一款恋爱模拟游戏 2019-05-27
  • 私扫码付不加控制党政和人行国有银行国有企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 2019-05-27
  • 小长假 新疆接待游客353.6万人次 2019-05-25
  • 随笔:“欧洲国足”,你快乐吗?快乐就完事了 2019-05-23
  • 乌鲁木齐市天山区设红榜黑榜 每月考核辖区卫生 2019-05-14
  • 广州旅游为何爆发出强大且持续的吸引力 2019-05-14
  • “妖”墨奇妙夜 贝利“乌鸦嘴” 2019-05-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