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太原黑臭水体治理接受国家专项督查 2019-08-16
  • “草畜平衡”模式引领泽库富民强县 2019-08-16
  • 葡萄牙西班牙明晨上演B组焦点战 谁才是真正铁嘴钢牙? 2019-08-15
  •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变——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形势室主任杜飞轮 2019-08-08
  • 【专题】2018贵州省两会 2019-08-08
  • 天津对口援建西藏昌都 一批项目签约落地 2019-08-04
  • 首届上合组织国家电影节成果丰硕 电影筑梦拉紧人文纽带 2019-07-22
  • 17个最难认的汉字!最后一个输入法都打不出来 2019-07-22
  • 小将杨泽翔租借至中甲新军 谁是天津亿利首发的“U23” 2019-07-20
  • “网红”章丘铁锅曾一锅难求 如今小作坊停业现滞销 2019-07-17
  • 假盐泛滥,监管何时能释放“洪荒之力”? 2019-07-10
  • 回复@老老保老张工:玩你的铁环去!你的智商达不到讨论这个问题的基本要求! 2019-07-05
  • 电脑游戏机等19种产品不再实施强制性产品认证 2019-07-02
  • 《只狼》有个副标题 没别的意思就是动视喜欢 2019-07-02
  • 美媒感叹“模仿中国”时代来临:西方是时候来中国找灵感了 2019-06-26
  • 贵州十一选五预测 > 修真小说 > 大劫主 > 第二百五十九章 三纹大阵师
        说话之际,却见定鼎山东方天际,已有一艘法舟缓缓飘了过来,速度却是极快,见到了这艘法舟,王驾玉辇旁边的阴侍立带了一队宫女迎了上去,空飘仙花,地铺红毯,执礼甚笃。

        那一朵法舟到了附近一座山峰上,才缓缓降落,却见舱门打开,一位看起来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,在身边四个童儿的陪同之下缓缓走了下来,此人身材瘦削,面皮白净,看外貌四十余岁年纪,真实年龄不知,其身上穿着一件飘逸的仙袍,上面以金线绣了三朵云纹。

        “有劳先生远驾,娘娘已久候多时了!”

        这阴侍忙客气的上前,引着这位三纹大阵师走到了吕妃玉辇之前。

        恭声回禀道:“娘娘,凌光先生到了!”

        玉辇之中,一个声音淡淡道:“既然来了,便请先生破阵吧!”

        那阵师见迎接自己的只有一位阴侍,脸色顿时有些不悦,又见这玉辇中的贵人连个面也不露,倒是吩咐下人一般吩咐自己,心里更是冷哼了一声,立身于玉辇之前,也不行礼,只是神情淡然的道:“不必客气了,某家此来,却是听闻乌迟国一种名唤雷石的雷道资源,天下罕见,因此贪了心,想凭手上的本事换上几块,倘若娘娘能够答应,某家便为你等破阵!”

        见这阵师托大,周围的阴侍脸色都有些不悦,可是却不敢触怒此人。

        毕竟阵师,尤其是大阵师,还是这等成名了的大阵师,脾气臭,架子大,那都是出了名的,你若是得罪了人家,人家一个不开心,直接拂袖而走,自己却是一点招也没有……

        “呵呵,先生倒是直率!”

        玉辇之内,那贵人倒是没有生气,反而一声轻笑:“那便请先生出手吧,我答应了!”

        凌光大阵师大袖一拂,笑道:“那便好说,那阵师便在何?”

        “先生请看,便是那厮,盗了我乌迟国国宝,逃入定鼎山,借天枢门护山大阵藏身,直至此时,仍负隅顽抗,不肯降伏,只因我乌迟国国主及吕妃娘娘心怀慈悲,不愿多造杀孽,这才想请先生过来,助我等破阵,拿下此獠,先生且放心,此前答应之事,定然分毫不少!”

        早有阴侍陪在这阵师身边,低低介绍着这里的情况。

        “呵呵,天枢门前任老宗主曾与我有过一面之缘,他也是一位阵法大家,尤其是这定鼎山的护山大阵,可是天枢门历代宗主心血凝结而成,你们这等派人强攻,本就是自讨苦吃!”

        这凌光大阵师边走边道,见到山下尸骨如山,顿时微微皱眉。

        阵师之间有个通病,那便是讨厌别人强攻大阵……

        这就好像是我们在好好的吵架,你却非要动手打架一般。

        ……太没技术含量了!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“将你们的人都叫回来吧……”

        三纹大阵师凌光在几名童儿的簇拥下,双手负于身后,缓缓飞上山来。

        周围的乌迟国玄甲卫见到了他,立时主动让开了一条路来,甚至有人主动位于他两侧,意为护持。毕竟这一天半时间的惨烈经历,让他们意识到,靠蛮力去破阵,实在是太吃亏了,若是这里里外外三层大阵都要靠着他们拿命去破攻的话,谁知道还能不能活着下山?

        好在,如今终于请来了一位大阵师,自然都将希望寄托在了他身上。

        而这位凌光大阵师上了山后,也不啰嗦,微一打量,便向着那位玄甲卫统领说道。

        那玄甲卫统领闻言心里先是一喜,旋及又有些为难,转头向玉辇看了过去,见玉辇那里毫无动静,顿时苦笑了一声,向那阵师道:“娘娘没有下旨,谁敢真个退回来?”

        那阵师闻言,却是一声冷笑:“那也由得你们,却省了老夫探查之力了!”

        说罢了,便祭起一方道台,飞到了定鼎山前的半空之中,凝神打量着山前这一战。

        此时一众玄甲卫,都在舍命攻阵,但是阵法犀利,又岂是他们轻易可破?

        无尽阵光呼啸,陷阱布密,犹如一头食不知厌的恶兽一般将这些玄甲卫吞噬了进去。

        “哼,这样破阵,与送死何异?”

        这阵师观看了半晌,心里已然有数,冷笑了一声,伸出右手:“拿来!”

        这凌光阵师又伸出了手,旁边一个童儿便将怀里捧着的紫斑竹筒扔了他。

        那紫斑竹桶里,却是满满一桶金筹,居然是金精打就,每一根金筹,便能值得三两灵精,而他那一桶里面,金筹数量何止数百?可谓是价值连城了,但这凌光拿到了手里,却只是微一沉吟,便陡然将木桶一扬,立时满空金灿灿的,数百根金筹都飞到了半空之中……

        “哗啦啦……”

        一部分金筹落了地,但大部分却都飞在了空中。

        而后,这凌光阵师一道神念打入了金筹之中,立时见那散乱的金筹不停的转动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飞快的在空中游走,却不互相碰撞,看起来很是玄妙。

        而这凌光阵师,也在不停的推算着,半晌之后,他却忽然间冷笑了一声,脸上的凝重之色尽去,抬手便是一道阵旗飞了出去,落在了他左前方百丈之外,一个悬崖边上!

        “嗤……”

        随着这一击落下,那一处阵角,立时灵光闪烁。

        仿佛是一点火星引燃了宣纸,从那一处阵角开始,居然一大片灵光都湮灭了。

        第二层大阵,居然出现了这么大的一个破绽。

        “果然不愧为三纹大阵师,这也太……太神奇了!”

        那玄甲卫统领大喜,铁枪一挥:“攻进去!”

        那些山上的玄甲卫,本来就正没头苍蝇一般向山里冲,却与送死无异,此时忽然见到有人帮他们破阵,指点他们冲向某些关窍之地,心里顿时大喜,纷纷祭起法器,向那缺口冲去。

        后面的众玄甲卫自然也是喜不自胜,纷纷赶上前来,朝那缺口冲去。

        而这三纹大阵师也是面带微笑,十分自得,便要挥手收了金筹,但也就在此时,忽然间空中的金筹起了些许异样,其中两根金筹毫无征兆的撞在了一起,然后掉在了地上……

        这阵师立时脸色大变!

        “兀那阵师,快快投……”

        却说那些玄甲卫,纷纷持枪祭法器,攻入了那第二层大阵的缺口之中,刚刚口中大喝,却忽听得一阵轰隆隆之声从地底传来,头顶之上,陡然有一道灵光闪过,居然是那刚刚破开的缺口,忽然间被周围的几道阵角引动,又合围了起来,他们也立时心下大惊,知道不妙。

        “快……”

        他们急要逃时,却忽觉脚下松软,地面居然像是变成了水面,人人陷入其中。

        而后,周围的泥土之中,陡然间便有三十六道金色飞剑破土而出,飞快的于半空之中旋转,杀机森然而起,这些玄甲卫顿时人人大叫,然后凄厉的叫声只持续了数息功夫便已消止。

        “阵师先生,你这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那玄甲卫统领大怒,红着眼睛向那凌光阵师看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“我刚才可有让你立刻派人攻进去?”

        这凌光阵师也是脸色难看至极,冷冷的回了那统领一句,只憋的那统领脸色铁青,然后这凌光阵师又转过了头来,看向了定鼎山上的眼神已经显得有些愤恨:“土里藏金,偷天换日,好个滑头小子,居然连我也骗过了,你师傅就没教过你布阵要讲究一份风仪吗?”

        转头看向金筹,见轨迹已乱,便皱起了眉头,一狠心,却将这空中的一百零八根金筹,取了三十六根下来,只留了七十二根,然后一道法力打入了进去,重又开始推衍起来。

        这一次,他足足推衍了一个时辰,才陡然抬手祭起一道阵旗:“疾!”

        “哗啦啦……”

        阵旗落处,却见那一处阵角,陡然爆起了一篷土黄色的雾气,旋及叮叮当当,十几道飞剑跌落了下来,东倒西歪的落在了地面之上,见到了这一幕,这凌光阵师才松了口气。

        不过那统令却也学乖了,转头看向了他:“攻不攻?”

        这凌光阵师脸色有些难看,道:“试试吧!”

        那统领立时又有些为难,但还是一咬牙,点了十人出阵,硬着头皮向那一处阵角冲了过去,但没料想,这一冲了过去,脚步还未站稳,便只见半空之中,忽然出现了几株藤蔓,犹如灵蛇一般,见风则长,直接从半空之中垂落下来,将四五个玄甲卫吊到了半空之中。

        余下几个玄甲卫大惊,立时头也不回的跑了回来,任由那几个人被大阵淹没了。

        “怕个什么,那藤蔓只是障眼法,挥剑斩了便是!”

        凌光阵师愤怒的大叫了起来,一脸的无奈与恼火。

        “畏战而退,斩!”

        那玄甲卫统领也沉下了脸,命身后刀斧手上前,将这几个逃了回来的玄甲卫斩了。

        几个人头挂了起来,玄甲卫上下顿时人人心沉,都看着那绫光阵师。

        “吾乃堂堂三纹阵师,难道还能被你这小辈耍了不成?”

        那位绫光阵师,明显也露出了一抹恼意,望着山上,低声厉喝,忽然间转头,又将空中飘着的金铸之中,取出了八根,一共只留了六十四根,然后整个人盘膝坐地,双眼眯起,盯着竹筹,身边一个童儿,取了一个金色的大算盘过来递给他,啪啦啪啦的拔打了起来。
  • 太原黑臭水体治理接受国家专项督查 2019-08-16
  • “草畜平衡”模式引领泽库富民强县 2019-08-16
  • 葡萄牙西班牙明晨上演B组焦点战 谁才是真正铁嘴钢牙? 2019-08-15
  •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变——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形势室主任杜飞轮 2019-08-08
  • 【专题】2018贵州省两会 2019-08-08
  • 天津对口援建西藏昌都 一批项目签约落地 2019-08-04
  • 首届上合组织国家电影节成果丰硕 电影筑梦拉紧人文纽带 2019-07-22
  • 17个最难认的汉字!最后一个输入法都打不出来 2019-07-22
  • 小将杨泽翔租借至中甲新军 谁是天津亿利首发的“U23” 2019-07-20
  • “网红”章丘铁锅曾一锅难求 如今小作坊停业现滞销 2019-07-17
  • 假盐泛滥,监管何时能释放“洪荒之力”? 2019-07-10
  • 回复@老老保老张工:玩你的铁环去!你的智商达不到讨论这个问题的基本要求! 2019-07-05
  • 电脑游戏机等19种产品不再实施强制性产品认证 2019-07-02
  • 《只狼》有个副标题 没别的意思就是动视喜欢 2019-07-02
  • 美媒感叹“模仿中国”时代来临:西方是时候来中国找灵感了 2019-06-26
  • 天津时时彩彩开奖直播 彩票开售最新消息2018 体彩6十1几点钟开奖 大乐透走势图2019 北京赛车pk10玩法技巧 扑克必胜绝技揭秘 足彩半全场规则比数 辽宁十二选五开奖走势图 云南福彩中心电话 大乐透玩法规则 万众瞩目(两码中特) 全球足球比分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 上海基诺彩票在哪买 广东体育无插件直播36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