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太原黑臭水体治理接受国家专项督查 2019-08-16
  • “草畜平衡”模式引领泽库富民强县 2019-08-16
  • 葡萄牙西班牙明晨上演B组焦点战 谁才是真正铁嘴钢牙? 2019-08-15
  •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变——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形势室主任杜飞轮 2019-08-08
  • 【专题】2018贵州省两会 2019-08-08
  • 天津对口援建西藏昌都 一批项目签约落地 2019-08-04
  • 首届上合组织国家电影节成果丰硕 电影筑梦拉紧人文纽带 2019-07-22
  • 17个最难认的汉字!最后一个输入法都打不出来 2019-07-22
  • 小将杨泽翔租借至中甲新军 谁是天津亿利首发的“U23” 2019-07-20
  • “网红”章丘铁锅曾一锅难求 如今小作坊停业现滞销 2019-07-17
  • 假盐泛滥,监管何时能释放“洪荒之力”? 2019-07-10
  • 回复@老老保老张工:玩你的铁环去!你的智商达不到讨论这个问题的基本要求! 2019-07-05
  • 电脑游戏机等19种产品不再实施强制性产品认证 2019-07-02
  • 《只狼》有个副标题 没别的意思就是动视喜欢 2019-07-02
  • 美媒感叹“模仿中国”时代来临:西方是时候来中国找灵感了 2019-06-26
  • 贵州十一选五预测 > 修真小说 > 大劫主 > 第五百三十四章 胃口太大了
        这地宫或许是这些人建下的安全保垒,但对于方原来说却无异于如履薄冰的凶险幽冥,他也识得厉害,时时留心,处处注意,做事也挺小心了,布置大阵时,已尽可能的把事情做的很慢,但没想到还是被人挑了出来,他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,更不知道这个女人要自己跟着过去做什么,只能与另外两个被她挑了出来的族卫一起,老老实实的跟着她走。

        “瞧你做事倒也认真,便将这些卷宗整理一下吧!”

        萧琴带了方原,来到了地宫北方,一间不起眼的小洞府里,才低声吩咐。

        只见这洞府空间并不大,此时已经有几个人在这里了,其中一个,方原也认识,居然就是曾经在琅琊阁时打过照面的袁家大小姐,除他之外,还有几人,也皆是年青修士。

        而在他们面前,则是放置了一张长案,上面摆着些卷宗与地图种种,已压了好几摞。

        “如今雪原之上,已是一片大乱,太多人闯入了雪原,我们想封索都封索不住,这也就使得许多还没有运送过来的物资都被停留在了路上,不敢冒然上路,以免被太多人撞见,但一直留在外面,也不放心,你们来帮我们将这些地图与路线分析出来,好接应他们过来!”

        萧琴低声吩咐了方原几人,便慢慢的坐到了一边。

        不远那位袁家大小姐轻盈的走了过来,笑道:“这位便是萧琴萧师姐吧,我早就听说过你了呢,只是第一次见到,我是袁家人,名叫袁小婉,在这里跟姐姐你见礼啦……”

        萧琴便也站了起来,还礼道:“师妹客气了!”

        那袁小婉笑着在萧琴身边坐了下来,随意的聊了几句话,无非便是奉承洗剑池剑道玄奥,心仰已久之类,然后才道:“听说这段时间,一直都是萧师姐在负责捉拿那个姓方的人,如今过去了也很长时间啦,怎么一直都没有听说什么动静呢,他还真能插翅飞了不成?”

        那萧琴淡淡的看了袁小婉一眼,道:“负责此事的乃是我闵师叔,我不过是奉命行事而已,不过确实一直没有找到他,当初袁家师叔曾经说让人盯着他的行踪,指的便是婉儿小姐吧,只是后来你指出来的路线应该是假的,那方圆万里,我们找遍了,也没有找到他!”

        袁小婉脸色微沉尴尬,笑了笑才道:“估计那人也是狡猾,或是猜到了什么,心间害怕,躲了起来,凭洗剑池的师姐师兄们的本领,怎么可能找不到他,多派些人就是了!”

        “这已经是我们洗剑池的极限了!”

        萧琴沉默了一会,才道:“雪原太大,我们又要分派人手将那些被堵在了雪原之上过不来的法舟接应回来,又要负责戒备问题,根本腾不出多少人来去找他!”

        袁小婉听得这话,心里便有些不满,但还是故作轻松的笑道:“洗剑池来的人这么少?”

        萧琴脸色已然有些不悦,过了一会,才道:“袁家师妹,虽然我们洗剑池答应了帮你们建起这座欺天地宫,但却也不代表着我们洗剑池上下所有人的态度,事实上,这一次过来的,只有我们这一脉的三百弟子,其他几脉的长老若是他们知道了,依我看,恐怕不仅不会来帮忙,反而第一个跳出来反对……”

        袁小婉听了这话,笑容有些僵硬,过了一会,才叹道:“大劫过后,总要是重建的啊,我们这也是为了人间留一道香火,那些不同意的师长们,也未免有些太顽固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顽固?”

        萧琴眯起了眼睛,看了她半晌,忽然道:“袁师妹,我想有些话可以说得明白,这一次,既然有我洗剑池的师祖点头,我们当然也会奉命行事,但是非对错,却不是我一个小小白袍可以评定的,而在帮你们做完这件事之后,我便打算赶往魔边驻守,到时候大劫降临,无边魔物袭来,我亦生死难料,这些物资,这座地宫,怕是我都没有这个福气享用了,所以……”

        她沉默了一会,才道:“……我们也不算是一边的人!”

        这番话一说了出来,不光是袁家小姐,洞府里面的其他几人,也都脸色尴尬。

        袁家小姐过了一会,才笑道:“萧师姐太忧虑了,你想大劫之后,难道不需要人……”

        萧琴到了这时候,已然直接站了起来,淡淡道:“我确实太忧虑了,在我心里一直觉得,与其现在就考虑大劫过后需要如何如何,但终究,还是先要撑过了这一场大劫再说!”

        这么一句话,却是一锤定音,谁也不说话了。

        洞府里面的气氛,已然显得有些压抑又尴尬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而方原,则是默默的将这些话都记了下来,手上也没有停下,仔细的翻看着这些案上的地图与各类卷宗,分心二用,倒也没有耽误做事,过了一会,却发现了一份可疑的卷宗。

        他盯着这卷宗看了半晌,心下古怪,沉吟一番后,便故意拿了起来,奉给萧琴道:“萧琴师姐,其他的物资都好安排,无非是早晚的问题,可是袁家恰有一批物资自西方来,那里邪修出没,雪兽横行,距离这地宫也太远,却不知该如何安排接应他们过来的日期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西方?”

        萧琴听了微微一怔,一把抓过了卷宗,神情古怪道:“袁家怎会有西方来的物资?”

        说着这话时,她扫了卷宗几眼,凝神看向了袁小婉。

        袁小婉神色有些不悦,淡淡一笑,道:“家族的安排,我也不知道呢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既然袁家派你这主脉小姐过来,你不会不知道!”

        萧琴却有些认真的看向了她,道:“告诉我,怎会有物资自西方来?”

        洞府里的气氛显得有些压抑了。

        袁小婉的目光,淡淡的扫过了方原,神情有些不悦。

        迎着萧琴的目光,她也像是吃了秤砣,便是不肯开口解释。

        也就在此时,这洞府里面的一位白面年青人忽然轻轻拍起了手,笑道:“妙啊,妙,袁家真是走了一步好棋,难怪你们袁家运往魔边的物资要走冰海一途,想来在海上行驶之时,或是被海上的妖兽吞没,或是不小心惹到了那些疯狂追随黑暗之主的疯子,都是有可能被吞没的,到时候随便给仙盟一个交待,暗地里却运到了雪原上来,这可真是一步妙棋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周围诸人听了,也隐隐心惊,一时僵住了不开口。

        这白面年青人随口说的一句话,无疑便已经切中了众人心间的猜想。

        萧琴脸色都已经变了,沉声道:“你们……你们连魔边的物资都敢打主意?”

        袁小婉脸色一下子拉了下来,冷冷看向了那白面年青人,冷哼道:“那你们周家将运往魔边的灵精以次充好是怎么回事?还有一年前你们周家在传送物资时忽然传送大阵爆掉,因此跌入了虚无之中的物资又是怎么一回事?难道大家都要把这些事说出来不成?”

        白面年青人打开折扇,摇了一摇,却只是笑,不再说话了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未免也太过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萧琴在这时候,却已有些按捺不住,愤愤道:“魔边的物资不能动,这是底限!”

        “萧师姐未免有些小题大作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袁小婉见萧琴说这话时只是盯着自己,心里便觉得不舒服,面无表情的道:“世间各大道统三千年的积累,都运到了魔边去,那得有多少,难道还偏缺我们这点不成?”

  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萧琴到了这时候,已说不出话来了,她脸色大变,过了一会,才冷声道:“此事,我自会去找闵长老说个明白!”

        说罢了话时,目光冷冷扫过了众人,恨恨转身向外走去。

        而洞府里面,则一群人都面面相觑,无人作声。

        到了这时候,方原也搞明白了心间疑问,便不再多言,忙埋下了头继续整理卷宗。

        但那位袁小姐却忽然笑嘻嘻的向他看了过来,道:“这位师兄怎么称呼?”

        方原手上动作一缓,急忙揖了一礼,道:“小姐莫要称我作师兄,我是赵家三爷一脉的族卫,名唤陆小乙,刚才是小的多嘴……好像,说了什么不该说的,小姐勿怪……”

        那袁小婉摆了摆手,道:“没什么的,反正她早晚也会知道!”

        说着打量了陆小乙一眼,似笑非笑的道:“你很不错,做事认真,我也认得你们赵家的少主飞岩师兄,与他是挚交好友,等我见到了他,一定会在他面前帮你美言几句的!”

        方原脸上故意现出了几分惶恐之色,忙低头道:“小的知道了!”

        “行了,做完了便出去吧!”

        那袁家小姐淡淡笑了几声,道:“剩下的我也随手就理清了!”

        方原点头答应,将手上的卷宗整理妥当,放在了案上,转身向外走来,他可以感觉到背后有两道目光正在淡淡的看着自己,知道那目光来自于赵小婉,也能感觉到因为自己刚才那一句多嘴,使得她现在看自己有些不顺眼了,但这时候的心里,却无暇顾及到她……

        他这时候,甚至都没有功夫去分析洗剑池在这一件事里充任的角色。

        满心里,都只是在想着一件事:“这些人,真的已经疯了,胃口也太大了……”
  • 太原黑臭水体治理接受国家专项督查 2019-08-16
  • “草畜平衡”模式引领泽库富民强县 2019-08-16
  • 葡萄牙西班牙明晨上演B组焦点战 谁才是真正铁嘴钢牙? 2019-08-15
  •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变——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形势室主任杜飞轮 2019-08-08
  • 【专题】2018贵州省两会 2019-08-08
  • 天津对口援建西藏昌都 一批项目签约落地 2019-08-04
  • 首届上合组织国家电影节成果丰硕 电影筑梦拉紧人文纽带 2019-07-22
  • 17个最难认的汉字!最后一个输入法都打不出来 2019-07-22
  • 小将杨泽翔租借至中甲新军 谁是天津亿利首发的“U23” 2019-07-20
  • “网红”章丘铁锅曾一锅难求 如今小作坊停业现滞销 2019-07-17
  • 假盐泛滥,监管何时能释放“洪荒之力”? 2019-07-10
  • 回复@老老保老张工:玩你的铁环去!你的智商达不到讨论这个问题的基本要求! 2019-07-05
  • 电脑游戏机等19种产品不再实施强制性产品认证 2019-07-02
  • 《只狼》有个副标题 没别的意思就是动视喜欢 2019-07-02
  • 美媒感叹“模仿中国”时代来临:西方是时候来中国找灵感了 2019-06-26
  • 快乐时时彩开奖记录查询结果 50个室内趣味运动会 楚天风30选5开奖结果 夏体彩十一选五 一河南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福彩20选5最新走势图 天津时时彩怎么开奖 江苏快三手机计划软件 快乐12选3个号技巧 一六排列3历史开奖号码 南粤36选7中奖 中国体育彩票网站排名 2007福彩3d走势图 生财有道六合图库277 天津快乐十分快乐三遗漏号码查询